郭子衿

火凤二三四,三杀嘉司马,无双、史向荀郭丕司马。郭嘉司马相关。先开号,低产,以后更。

《簿》第二幕 <师瑜/师懿>

说到前面是车就总有些微妙的羞耻感。感谢子元辛苦的修文,细细读来不禁佩服后期特效。

雲麓散人:


  •  @郭子衿 司马懿。北魏大学财务部长。39岁


  •  @槿罗    羊徽瑜。汉语言文学大二。20岁


  •  @戚振钰 剧情与人物塑造核心探讨的主心骨,与父亲在人物台词上做了适当的订正与建议,已采纳。


  • @雲麓散人 司马师。汉语言文学大四。文学社长。22岁


  • 本章节的背景在第一章的后一年初夏,在这段时间内师懿的羁绊达到顶峰。因客观原因,师懿间的床戏稍晚修葺。


  • 《簿》所有的章节都来源于可爱的群员自发组建,如果有意,请翻: 595069758门牌,风气正统,是老司机的不二之选。



《簿》第二幕


前一日夜晚的七点多钟,月牙憩息在浪宇般的天际,这像是凌晨四点的景象。她要把刚做好的咖啡端去走廊尽头的书房,她能望见门一如既往的没有关上,从那里,蕴育出暖橘色的光。


父亲应该在深思品读吗,她惯常在进门前揣测一番,还是对着红绿交叠的股市出神呢,以至自娱自乐。地板随着她的脚步索索作响,经过兔笼,黑黜黜的兔儿听见脚步声,双眼睁开一道缝隙,她被闪烁着光点的眼吸引,轻轻唤了两声,小罗、小罗。兔儿看她,拂风细柳似的长耳仿佛与壁钟牵挂一条无形无状的线,它们颤动,一下、两下,时针便滴嗒跳进。她心想,已经七点多钟了。


“父亲,我送咖啡过来了。”


男人站在窗前,只能看见他的脊背。两种揣测可都错咯。她笑着把咖啡杯放在台面上,他看见她,目光柔和,唇角却如同被小罗的长耳朵所骚动着。


“徽瑜,坐下吧。”


他让羊徽瑜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明早我带你去拜访一位老友。”


羊徽瑜略微惊讶地向前倾了倾身子:“你平时都不让我负责这种事的。”


“你长大了,总要与外界多接触接触,否则别人都要忘记我羊衜还有一个女儿了。”


她恬静的微笑如入夜时分的月牙浮上嘴角:“怎麽会呢。”


羊衜注视着她,双手交叉放在台面上,是非常慈爱的眼神。然后,他说:“也是好久没带徽瑜参加聚会了,徽瑜不开心吗?”


她知道父亲正在看着她,至少两道视线交汇于同一维度的,但她低下了头,为自己读不出他的所思所感而羞愧:“哎,您就会为难我。”


“好、好,就算为难你了。”他把手拿开,擦过一次眼睑。


她浅淡的微笑还余留在嘴角。


“那不要忘记把小罗偷偷送过来。”


这日傍午,羊徽瑜坐在车后座最靠近窗的位置,一时思绪纷纭。她想起十余年的海外生涯,犹同做着一程长梦,醒了又眠,眠而复醒,如此不知繁复多少回,人的简单与纷乱全都掬缩在这里。


她把手指压在窗上,树木、高楼、天际,甚至云尾摆荡的弧线,都从她的指隙流逝掉了。


她想,如果无法辨识文字,单是从这面窗往外看,现在又与过往有什麽差别呢。


“徽瑜。”


“恩?”


“你还记得司马叔叔吗。”羊徽瑜的脑海倏地涌现出早餐后父亲站在门厅前通话的背影。


自从回国,那种像是某种标志的背影就多了些。


“恩,记得。”


“待会司马叔叔家的哥哥也许会回来”


“哥哥吗?”她脱口而出。


黑色的福特停在姿态姣好的树桠下。


“还记得你小时候来这里,经常陪你玩的那个哥哥吗?他一会儿就回来。”


清晨七时,当晨雾逐渐散去,蔚蓝的天际初见雏形,露出眉角的太阳摧枯拉朽地紧盯着熔炉里的人们,他将手机放下,拾起桌案一隅的笔与纸张,余光载着一批又一批形形色色的人来往,他该写些什麽,做为思绪的源头。那天过后,司马懿与他的对谈越发言简意赅,除却事务相关概不过问,他不知道这是好的情形,还是欲来的山雨,现在无论是司马父子的联系还是曹氏都不再是昔日棋盘,他要明确知道自己的用处,知道司马氏是否立足于风暴迫临前的岸上,犹同钓叟。


笔珠轻轻顿了顿,一颗黑色粒子不偏不倚的横亘在左右之间。司马师站起身,笑意像天际消弭的薄雾般了无踪迹,他知道自己不必再写,以父亲的才慧,这通来电怕是要捆蚂蚱了。


“嗒”落音。


我不记得了。


扣下门镜的金属片,他唤道。


“老友——”


“仲达,好久不见。”羊衜很随和地笑了笑。


“徽瑜出落得是愈发亭亭玉立了。”


“你的工作那样忙,亏还记得徽瑜小时的模样。”


司马懿侧身一让迎人进门。他寥寥环视四周,充斥着新古典主义的装潢气息,经过门厅,落地窗的正前方是围绕实木茶几铺展的烟灰色沙发,窗半掩着,清新的空气撩动着帘纱,这里就是会谈的主战场。


“老友见笑,回国后还没回母校看看吧。”


“欸,找仲达叙旧是头等大事,等吃过饭后,我们边散步边往校区闲逛。”


在这期间司马懿与羊衜趣谈几声重逢之喜,他打开茶柜,斟两杯红茶。羊徽瑜心想,自己只能模糊地想起一些零碎的桥段,像湖中倒影水里月,隐隐绰绰的窥望些什麽,而完整的记忆却总如指隙溜掉的风,可是她记得这个男人。


“徽瑜,我跟你父亲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就当是自己家里,不用拘束。”


载满年轮蛋糕的圆盘推到她面前,司马懿坐回邻近的单人沙发上,交叠双腿,背脊微微贴向柔软的皮革,风采即便与她记忆的雏形对流仍旧毫发无损。这样的男人,十几年一如既往,羊徽瑜能直观到父亲眼角岁月的刻痕,但司马懿这样的男人,好像撕下所有岁月派别给皮囊的伤疤,并将它做为见面礼纳进沉邃的眼中。她感到畏惧。


“媒体讲国外的项目投资一直比较稳定。”


“几家企业分庭抗礼,我们这些赶潮流的只能收收渔网之利,实在不值一提啊。”


羊衜放下茶杯说道。


“当初大学时候谈到理想,我就说想和贞姬留校工作,你想走远些,到头来,也许是命吧。”


羊徽瑜极轻地拿起刀叉,好在盘中绵软香甜的糕点如同一剂良药,她可以不再说话,借以梳理始末来消磨时间。


“夫人没有来吗。”


“来也说不上当家的话,她又更喜欢跟姊妹探讨诗文,就随她去罢。”


“春华要有这麽娴静的性子就令人安心多了。”


“春华?我可记得当初那个性格婉约人也漂亮的校花,你嘴上夸得不得了。”


“现在也还时常夸赞呢。”


两种极富沉稳有教养的发声习惯造就了老友间相聚的亲善,不知不觉已经接近十一点,玄关传来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司马懿望一眼挂钟,向对坐之人轻轻颔首,“应当是他回来了。”


我记得他吗。


这是长子,司马师。”司马懿颇为亲昵地招呼道。


羊徽瑜像仅仅确认一个事实般思考到,面容清俊的白衬衫的男人挺拔地站在三人会场的前面,微微点头示意,从容地仿佛在等待一张通行劵。她既然记得司马懿,怎麽会不记得司马师呢,他们两个像极了,虽然她低下了头,无处可逃的鸵鸟似的,没有注视那双眼睛,但她感到他的眼神刺入她的骨头里,她的脊柱都为之发痒。


“父亲,羊叔,路上耽搁,不要见怪。”


“呵,多年不见,贤侄也是一表人才。”羊衜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只是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他的指甲嵌进了指腹里。


司马懿侧目看了一眼他,说,“我们都有好儿子,客气什麽。”


“让老朋友见笑了。”羊衜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眼中神采熠熠,他挪挪身子,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示意司马师坐过去,司马师沉默少顷,没有立即坐下。


司马懿接着说,“这位是你羊叔家的千金。她之前也一直在国外,才转回北魏读大二,与你同系。作为学长,以后要多照顾照顾她。”


司马师像是和着话尾的余韵低声笑语。


“你好。”他抽出一张纸手帕对折藏入掌心,才得以落座,“怪不得在校期间没有遇见你,回国不久,水土还相服麽。”说着,将手帕递了过去。


即便羊徽瑜想象过很多次如何应付生疏的场合,至此却不知所措起来,这是多年海外生涯第一次有年纪相仿的男性这样待自己呀。


“谢谢,我、我并没有感到水土不相服。”她笑着点头,随即有点慌张地收下手帕,说话结结巴巴的。唉、唉,就是自己在生活中因为琐事遭到冷遇,不愿与人交往,才会造成现在的窘境。她不禁暗怨道。


现在,有四个人了。靠近玄关的司马懿用五指轻轻抵住太阳穴,垂下的眼睫掩去转瞬即逝的晦色。在两个小辈交谈的间隙,他与对面交换一个眼神。便又听羊衜似是应景地说起:“记得徽瑜小时也是被师儿这样照顾的。那时我们是为这个才定下的儿女亲事?”


他心中盘算羊衜先前就联姻之事旁敲侧击过,只因他常装饰游离于汉曹纷争之外的姿态,自己既没彻底回绝,也未正式表态同意。眼下他自愿返华,仍持曹氏股份,想来也是时候了。他回国自有其野望,自己亦是,两相互利,何乐不为。作为家长的早已结为盟好,这番话便只是说给小辈们听而已。


司马懿话音里带笑,却没有再向司马师投去分毫关注,“不是,你忘记了,是大学时便定下了的。”


“那时我们虽然不是同系,立志钻营的方向也不一样,却意外地三观契合,高山流水相逢恨晚。”他稍许一顿,再吐字道:“说将来有了孩子,正好是有男有女,便结为亲家。”


他笑着说高山流水相逢恨晚,司马师便也笑了,他没有任何抗拒质疑的成分,只是目光流露出很淡的讶异,淡到石子抛去亦不泛涟漪。


这是个聪明的办法,有时沉默代表许多东西,它像矗立在天地间的站牌,本不属于任何实质的东西,但经往行来的人多了,站牌这个名字就作为被安插的最佳解释存活于世,此时,司马师需要它,他想司马懿也需要它。


现在,余下三人。


听到司马懿的话羊徽瑜顿时感到心跳慢了半拍,“亲事?我和他?”


恐怕这是她第一次将所质疑的诉诸语言,尽管它们薄弱而无力,苍白得跟纸片儿一样。


她两手紧紧攥在一起,指甲掐着手心,掐出了四个半月形的红痕,她把头转向父亲,又转向相认不久时的未婚夫,他沉默着、顺从的,惟独自己惘然失措。这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


“徽瑜,贤侄不和你心意吗。”


“不......不是的。”羊徽瑜忙答道。


“徽瑜羞怯怕人得紧,贤侄可不能藉此欺负她。”


“羊叔说笑。”


司马师瞥过一眼身旁的女孩,她有张纷争外的皮囊,但这是她决定不了的,没人会对自身无知无解的事物未卜先知。无论出于同病相怜也好,逢场作戏也罢,他都押了一下她的肩膀,将案上沏好不久的茶扶近。


“解腻。”倒不知这杯茶是否真的解了这绵长的郁腻,女孩双手捧着茶杯,抿了一口,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注视着他,午后的暖阳晒在发顶。司马懿与羊衜仍旧热切的攀谈,二人谈起商业,谈起别后生活,尤其谈起年少轻狂之时愈发激昂,不时低声笑语。


“奖杯还被我收藏在柜里,走,带你去看。”凹陷的沙发随着动作恢复它的原貌,他的目光从二人身上掠过,淡淡一瞥,带羊衜往书房去了,司马师的视线却没有随着他而移动,仿佛只是对陈年往事兴趣斐然。


现在,只剩二个人。


寂静的房间,寂静的日脚,这个时候客厅已经铺满了温暖的骄阳,司马懿的背脊逐渐被走廊吞没。


他坐在那里,身旁是自己未来将会枕一席长发披覆的沁香共眠的妻子。

【丕司马】《篡》上

延康元年七月,大火未坠。
洛阳城内几乎没有一丝风的流动,热辣的太阳烤炙得柳叶萎靡低垂,耀目的亮白遮掩天空的颜色,站出阴凉之外肌肤就有被烤炙感。
司马懿便是在这样一个下午应召往丞相府。
他穿得规矩,衣物层层包裹住身躯,闷在密不透气的轿子里,不一会汗珠便顺着额头滴落下来。
手里黑羽扇一下下摇着,他庆幸今日只戴了小冠,若是往常沉重的委貌冠,怕是没见着魏王就得先热晕。

就在他觉得脊背快要浸透的时候,轿子一顿,轿身倾斜。他挑帘踏出,便被日光晃了眼,微微觑起眸子,登上台阶,而后立刻被迎去正厅。
再次整饬衣冠,他跨进门,周身瞬觉凉爽,抬眼便见人撑头坐在案前。刚要去拜,那人胳膊一倾脑袋俯了下来,分明是睡着了。

司马懿没有出声,轻着步子走近。曹丕是撑着头的,他的肘压在帛书之上,手边一桶碎冰腾升着丝丝缕缕的白烟。不像司马懿穿得那么正式,他只着了一袭单薄素衣。
曹操下葬已好几月了,曹丕依然会在非正式场合这般穿着,吃穿用度都勤俭朴素,低调到极致,也伤怀到极致,好似生前便是何等的父慈子孝。
这种做法确也引得朝官们一片赞誉之声,司马懿曾在暗地里嗤笑过。
他的脚又向前踏几步。
曹丕自幼随军征战,铁骑杀伐里磨砺出极高的警觉性,司马懿还知他睡眠一向很浅,可站得极近了,曹丕还是没有醒。

夏日的下午确实让人困倦,桌上的桶内已经盛了半桶清泠泠的水,蝉在院中的高树上鼓噪,除此少有其他声响。
司马懿先探头去看的,却是他压在肘下的绢帛。垂眸一扫,他发觉字迹很是熟悉,分明是自己昨日呈上的那份礼单。
吕蒙破关羽后,孙刘联盟彻底决裂,几日前,东吴特遣使者送上礼物,欲与曹丕修好。曹丕随手就把拟定还礼礼单的任务丢给了司马懿。

是为东吴的事情劳神,抑或是……司马懿盯住那人墨色的睫羽,长睫之下总暗藏锋芒的眸子此时紧闭,眼睑下泛着浓重的青黑。
他又忆起曹操出殡那日,这双眼是如何流淌泪水,又是如何将化不开的悲色沉淀成黯墨。
忽而那双眼的眼睫颤了几颤,司马懿可以清晰地看到眼球在眼皮下转动的轮廓,刚想往后退去,那鸦睫一掀,睡着的人将眼睑撑开了一条缝。

曹丕初醒时,双眼半觑带着丝迷惘,发现有人正在身前,眼神霎时清明,幽芒乍现,跟死去的曹孟德鹰隼般的眼眸瞬间重合。
司马懿身子一僵,旋即神色自若地退后一步,端端正正折腰行礼。
曹丕坐正身子,眸中锐利锋芒此时已如利剑归鞘,波澜不兴地扫过躬着身的司马懿道:“不必拘礼,仲达。”语调平淡却不疏离。
“是。”司马懿自然顺水推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落手,站正身体。

曹丕重新将礼单端在手中,看不出情绪的瞳中映着勾着首一副谦恭模样的司马懿。
即便是曹操生前再三告诫他,司马懿非人臣也,曹丕也依旧没对他有什么意见。
并非是认为司马懿乖驯忠厚,而是没人比司马懿更能揣摩透他的心思,他需要司马懿为他指点前路,为他扫清障碍。
他把起拟礼单的任务交给司马懿,就是想要延续一直以来的默契,从司马懿口中听到与胸中所想一致的言论。
当然这一切心思,都被曹丕收敛在稍显冷峻的面孔之下,看不出端倪。

静默肆意蔓延,就在司马懿以为他又要睡着了的时候,忽听他道:“仲达,这回礼有些小气了。”
司马懿的眼瞳向右下方微微倾斜,曹丕知道他定是在揣测着自己这句话的含义。
紧接着就见司马懿又端起手臂,作了个礼:“回禀魏王,这份礼怎么回都不会合孙权心意的。”
曹丕眉头一挑,示意司马懿继续往下说。司马懿顺势接道:“除非您把他日思夜想的东西送给他。”

曹丕将绢帛搁下起身,沉步走到他身侧,却又往前跨了一步,负手立在他斜后方:“依仲达之见,孙权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一个名正言顺的王位。”背后传来司马懿没有迟疑的声音,曹丕的双眼猛然瞠大,瞳中亮芒一闪即逝。
司马懿侧过身,便又能看向曹丕的眼睛,但他依然微含着下颌,不带情绪徐徐道:“当今天下,势分三股。您为魏王,刘备为汉中王,只有孙权没有封号。孙刘交恶,孙权自然急于与我们结为盟好来对抗刘备,而他又不会效仿刘备自称为王。若您把王位给他,定合了他心意,而后合纵连横,克定蜀地。”

曹丕一言不发听着人条分缕析,眸底暗流激荡,肌肉有些绷紧,肩头几不可闻地颤抖。
司马懿正在谈论的的确是孙权,但他偏能从那番规矩的话语里听出旁敲侧击的意味。
他确实有些激动,司马懿到底是与他灵犀相通的,这种认知让他心安且满足,他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司马懿接下来发出的声音。
等曹丕再转过身来时,方才所有细小的情绪已经收束尽了,两片薄唇紧紧抿着,略显阴沉的眼眸里似隐一丝责备。
他站到司马懿身旁,几乎贴着人的身体,一只手按上了司马懿的肩膀,稍俯首,自上而下摄住那双微挑的凤眸,沉声:“仲达,你忘记了。只有天子才有权册封。”

极尽的距离又增添了夏日的热燥,这让司马懿颇有不悦,对上两道锋利的仿佛要刺透他的视线,他从鼻腔里嗤出一声,而后平静地回视。在曹丕第二句话脱口时,他已洞悉了此次召见的真正意图。
曹丕代汉之心早已萌生,可顾忌名声种种,不敢做此大逆不道之事,故而迟迟未有行动。
正如他说孙权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王位,曹丕也缺少一个名正言顺称帝的方法。曹丕自不会言明他的野望,因此需要有人替他谋划,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而这种话,一向收敛锋芒的司马懿也是忌讳说的。
可他不能失去与曹丕之间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更不能将立此大功的机会让给别人。同时,曹丕把这个烫手山芋抛给他,既是深沉的信任,亦是小心的试探。
所以他必须说,而且要说得十分讨巧。
虽然早已考虑过此种情境,也暗自为曹丕剖析过多种可能,可在被愈来愈热切的目光盯紧的时候,他只觉得室内比屋外还要热上几分,汗珠再次顺着脊背滚下,浸入衣里。
再三斟酌词句,他难得地犯了难。曹丕敏锐地捕捉到他的一丝犹疑,唇角不自觉轻提起微小弧度。


未完待续。
————

*灵感来自于多年前一篇对戏,我披司马懿,和曹子桓对了这个。具体内容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记不起了,只记得是这么个梗。如今物是人非,再也没有曹子桓了。
*老年人退化期,撸个小半篇就已经要了老命了,觉得怎么都写不好。各位同好有空来交流一下吧。
*换了种风格来写,旁白很多,词句也没有雕琢。习惯更简洁隐晦,但这样可能需要读者自己细究了。
*没有太无双向,尽量避免bug。
*感谢阅读,感谢看这个作者的啰里八嗦。鞠躬。

《簿》第一幕 <师懿>

本是对戏,经由师儿之手修编成文。虽然还是大体一致的内容,读起来却和戏又有很大不同,终于能跳出人物角色,用旁边者的视角来看了。师儿的笔触就比较细腻,渲染浓重,成文之后过渡也自然顺畅许多。重要的在于一举一动之下的内在吧,剖开来都是满满的小心思。

雲麓散人:


  •  @郭子衿 致谢父亲的动态捕捉,作为好儿子会不辞劳苦与您共享天命。


  • 本文会以“幕”的形式呈现在您的视野,幕与幕之间的场景并非是骨肉相连的,相对于简易许多,便不会作注释了,细心琢磨每一句的用意,这是不予强求的。


  • 设定采摘于三国大学此群。注:司马懿为39岁,财务部长。司马师为21岁,大四,文学系文学社长。



第一幕


桌面铺陈着财经报,整齐地摞在一角。他走近,站在他的身旁。


父亲...


五时十八分。


深秋时节,南风已经鲜少光顾这片土地了,连秋蝉衰弱的残声也消弭在落蕊筑的墓堆里,但逢冬的眉角,寒叶总是掠过灰土为梦寐中的生而雀跃低昂,风起,它们便要去了,这时,风要比鸟儿更喧嚣的。北方的秋季总是清朗,泠泠窸窣地下起雨后,天又晴了,下午的阳光穿透玻璃斜照进来,映得桌上那盆文竹青翠欲滴。


无论在哪所学校,月末和月初都是结算收支相对繁忙的时候,重复审核上月各项报表,并进行汇总,碌碌整午,时针仿佛驱赶着塘里皎白的鸭群,渐渐的,羽毛散了,一片轻柔的也不见了,司马懿在座位上稍作休憩,只冲了杯速溶咖啡呷口,撑着额头也作慵懒态的。


他放下杯子看向窗外。


景色是愈渐黯淡了,红也非红,文竹葱茏的模样挂着黑缦,斜展错落的好似裹着苔衣的碎瓦片,实是教人难以喜爱。


回身,座位吟出吱呀一声响,他从公文包中拿出手机。


手机的冷荧光扑向他的脸孔。


窗锁住一派黄昏渐末,被线条框住的窗愈发像一个培养皿,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虫子要从槽里攀到壁面上了,它们蚕食着光亮。


司马师不再检阅稿件,那一堆稿件,他反反复复地,拾起又放下,总觉得内容空洞乏陈,他自知难以感会萍水相逢的爱与恨,便不去看,意欲留给其他成员共同商断。忽地,口袋中手机响了,他在“接收”旁兜兜转转,拇指尖轻轻地划过他的名字,便重新与那片景归去了黑暗。


父亲...


五时十五分,司马懿不再为财经报耗费心神,他靠在椅子上,在吊灯荧荧冷光照映下,神丝游离。在这个大儿子出生时他还很年轻,心比天高,对他便疏于关怀,相处之间总不似寻常父子般熟稔无忌。随着日月轮替,当想要再多些亲子温情,面对司马师寡淡的面庞,却说不出一句关切的话语。


这个时间,廊道中人影逐渐稀疏,世俗中的男男女女,似觅得巢穴般各自别去,司马师逆流而上,神情像被时间逐渐磨淡。


他叩门,唤他,父亲。


“进来。”


他坐在窗前,一扬下巴,塌下眼皮,示意他坐到对面。


人造灯光氤氲出伶仃的意味。


司马师用余光捕得三两眼他的面孔,想,他依旧是这样,对自己流露出这般神情。他该更靠近些,站在他的身旁,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父亲,这个时间找我来有什麽要事。”


司马懿瞟了一眼举止合乎礼仪的长子,挑不出错处,但站得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他沉稳的吐息,近到产生一种私人领地被侵入的本能的警觉。这个角度他只能稍偏过头,仰着下颌,才能与他对视。


座位吟出吱呀一声响。“今晚十点半的飞机,我去Z市出差。”他又道,“两天。”


司马懿拉开靠近窗栏的抽屉,他不得不再次仰视,捏住一张卡片精致的边角,竖在他面前。


“你喜欢的作家,周末在B市举办交流会。邀请卡,拿好。”


光如浪宇般吞没二人。


司马师接过卡片,放入口袋中。他是极享受他那双眼里嵌就着自己的轮廓的,他仰视着自己,何尝不是独有的特权。


这让他回想起午后收到的稿件了,即是他不通透男人的孤独怎去展开长达十余年挣扎与放纵的情感历程,他也是可以扪心自问的,人生而孤独,父亲,若这是您授予的奖杯,那两个人的孤独怎麽办。


司马师促狭地眯起眼,微微躬下腰身,椅子扶手便落入了他的掌中。


“父亲......”


他说着,去环住那寒琼似的颈子,即便不是此情此景,曾寥寥几次的身体相触也知其凉意。他动作轻柔地,甚至小心翼翼地将额抵在父亲不算宽阔的肩膀,他的嘴唇吻得到他的发,一时间心跳难抑,竟措迟了分离的时机。


这不似他,他也觉得不似自己的。


窗,隐隐绰绰浮映出几分相似的面孔。


“司马师。”


司马懿觉得长子的身体不似看上去那般冷,至少要比自己热得多,他会像被烫到般浑身一颤,肌肉紧绷,眉心拧出道细纹斥唤他的名字。说他是冷情孤僻也好,不通人事也罢,敏感的脖颈被双臂圈拥,肩膀上多出的重量直叫他想立刻推开。


“该吃晚饭了。”他低声道。


“飞机上吃,我现在去机场。”也许这才该是父子间的亲密,自己不应拒绝太多。司马懿想,试图软下语气,但身体却仍是有些僵硬地任他环着,双手因被霸占椅肘而搁在膝上,眼瞳在眨动间有些飘忽。


过了一会,当他感到逐渐适意,司马师却别离开了,又站回到不远不近的地方,背脊笔直,他要蹙起眉头,沉吟歉然。


“父亲,原谅我这般失礼。”


周遭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余温。


随着那一声似如反省的话语,便也坐实司马师一时若孩童般撒娇的猜想,司马懿起身,将公文包夹在腋下,几步走到他身侧,驻步,没有侧过头。


“去吃饭吧。我自己开车去机场。”他瞥去挂在门旁衣架上的外衣,司马师知道他要走了,便去将外衣拿起。父亲,露重风寒。他说着,拈起领角,稍许地环住了他的肩。


他们实是相像。司马师乌黑的鬓发垂绺到唇畔,司马懿任他给披上外套。抬手压住挂在肩头的衣领,伸展另一只臂膀套进袖里,再将公文包换手,穿好外套。他的脑海中影映出拥抱他时窗上的脸孔,狭长的眼中神思隐蕴,审视着他,也审视着自己。


久经别离造就了彼此朦胧的默契,司马懿也揣摩不透是出于怎样的心态,自己感受到这份无言的默契总有几分快意滋味。他用余光窥视着长子站在他的面前,不再说话,双手理平从领后到领口细小的褶皱。


司马师为他系好第一颗纽扣,是指背拂过锁骨,像白纸上划过的水痕,当勾入扣门,那片泛着冷光的锁骨被锁起了,第二颗,第三颗,他的指尖抵在他的胸膛灵巧地回跃至下一个目的地,罢了,他微微颔首示意,转身离开房间。


知己知彼。


这时,连那群世俗中的男女也不见踪影了,司马师瞟过昏暗廊道一扇扇遁入空寂的窗门,狭长的眼中孕育着层穷幻化的光影质变,不尽讥诮。

【火凤同人】《暮雪抄》一(主贾荀郭)

火凤燎原同人,主贾荀郭。
————
*题目没想好,暂定《暮雪抄》。
*正剧向,喜欢写正剧,写完再修改。低产,更得缓,但是每章都很长。
*剧情应该是连贯的,但是时间、场景的选择上可能跨度会很大,究竟最后会算是诩郭还是荀郭我不知道,总归是在火凤大框架里的走向,各有萌点。
*有没有车不知道,老司机蠢蠢欲动。
————

幕一。

时值郭嘉在水镜府的第七个冬天。
皑皑白雪裹覆万物,一如他初到之时。
天凝地闭,屋内却是暖意融融,紧闭的门扉将寒气隔绝开来。透过半扇轻启的雕花窗柩,可以看到雪团扑簌坠落。
傲雪凌霜的梅亦在这数九隆冬里折了腰,一点紫红被白雪压进窗沿,觑窥着室中种种。
郭嘉怀揣着小暖炉,一腿直伸,一腿蜷曲,岔着腿大马金刀地坐在厚垫上,一霭霭沉眸紧盯着沙盘上黄沙堆拟而成的峡谷。
荀彧隔着沙盘正襟危坐在对面,托盏蒸腾着热气的茶,一口一口慢啜,浅淡目光穿透飘渺白雾投向郭嘉。
郭嘉抬眸,正对上他欺朦双眼,再见他银色的发和白色的雾模糊了边界,面颊隐隐绰绰,颊上标志性的两点却愈发醒目,似梦似幻,摄人心魂。
柴盆里的枯枝叶烧得噼啪作响,火势正旺,架在火上的壶不知第几次发出呜鸣。
在沙盘侧旁作为裁判的贾诩扭过身来,拾起地上火钳拨了拨柴,却仍旧没有理会那壶烧沸的水。

“第七日,终结。”
贾诩回身,眼瞳左右一扫,见两人对望发愣,将袖一拢,出声。
“嗯。”对坐二人循声回神,一齐望向他。
“结算兵力,二师兄折损骑兵八百,步兵两千,老四折损骑兵一千三百,步兵四千,弓箭手两百。”
他先是看向荀彧,得到人中肯的颔首,又转向郭嘉,眉尾稍扬,黝黑的瞳仁一睨带了丝玩味:“老四。这七日下来,你与老二兵力悬殊可是极大,如何扳回局势,可想清楚了?”
话音未落便听得懒洋洋的一声笑。
郭嘉撑身站了起来,绕过坐垫走到贾诩面前,居高临下地敛着眸子,唇角轻提。睥睨神态似万事皆蕴于胸中,未尝有半点脱离过他的掌控。
接着,郭嘉俯下身来,一只手扶上贾诩的肩,唇凑近他的耳畔,热息就喷洒在圆润耳垂之后,低语。
荀彧呡着茶,眼帘半掀眄着耳语的两人。他见贾诩的眸子亮了一瞬,朝自己这边瞟了眼,眸光又立刻沉下。端茶的手空滞片刻,他轻轻压下眉心。
似是因郭嘉怀中抱着的暖炉和身后的火盆一起烘灼,贾诩的脸上熏染出淡绯,即便是稍深的肤色也遮掩不住。
荀彧移开了眼,重新注视沙盘。
他可以肯定,郭嘉的诡计已然酝酿成熟,必然有个大大陷阱在等待着他。

“第八日,阴。”
郭嘉重新回到座上,贾诩宣布新的一日开始。
对垒双方分别将各自兵力部署、行进路线书写于帛上,交由贾诩进行初判。
荀彧调遣于阵前的兵力几乎是郭嘉的三倍,本该是压倒性的优势,可他似乎并不着急采撷胜利的果实,反而对于兵卒的调遣苛刻到极致,采取的战术竟像是为了试验养兵之法的极限。
郭嘉时不时撩起眼皮去看荀彧,阵型在他手底下不断变幻着,似欲通过不断的骚扰挑衅,逼迫荀彧放弃迂回与他正面交锋,从中寻求一丝破绽。
在郭嘉又递给贾诩一条帛布过后,荀彧收到了自己营寨被袭的消息。
他将茶搁在一旁地上,双瞳乍现锐利锋芒,直盯着郭嘉道:“老四,只会玩些小把戏了?”
郭嘉将腿一盘,咧嘴又带起三分笑,不答。
荀彧继续盯了一会儿,妄图从那双深瞳中看出些什么,却一无所获。
当他在战场上实在揣摩不透郭嘉的思维时,那便只有一个原因——光明兵法与黑暗兵法的殊途,他没能踏入郭嘉的领域。
荀彧胸中隐约腾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敛袖,凝目,他动腕落笔,笔锋于帛上飞舞,沙盘之上一队人马火速于后方掉头,回援大营,剩下的再次变阵,朝郭嘉军发起全面攻势。
很快,在压倒性优势之下,即使是用兵如神的郭嘉也开始露出一丝颓败之象。荀彧看准时机,一击即中,郭嘉军节节败退,往峡谷方向撤离。
天险历来都是被兵法家注目且往往杀机暗藏的地方,因此荀彧调起万分的警惕,抱起臂,一只手托住下巴陷入沉思,连呼吸都沉了下来。

水又一次沸腾,发出刺耳的尖嚎。
贾诩起身取壶,斟了两碗热水,一杯递去给郭嘉,又绕去荀彧身旁,勾腰给他一旁碗中添茶。
距离逐渐拉近,眼见荀彧军已追上郭嘉军的尾巴,而郭嘉军恰于此时进入了峡谷,荀彧停滞片刻,下令追击,紧随其后。
“不怕埋伏吗,二哥?”郭嘉的双瞳微觑,眼梢便自然地挑起,咧开一线的唇带着似是而非的笑意。
回援大营的军队已经到达,很快稳固了后方。那不过是郭嘉的干扰战术,并未形成实质性的大的伤害。
“本来就有兵力上的差距,战术方面我们也算旗鼓相当,你既然敢把为数不多的兵马再分几路,我又何惧?”荀彧的眉一挑:“何况同在峡谷,滚石落下,也难保不伤及自己人。”
话虽如此,那片阴云仍然笼罩在他心头久不消散,他不信郭嘉的谋略就到此为止了。“若是按黑暗兵法来讲……”荀彧喃喃一声,散在冬日严寒的空气里,谁也没有听清。接着,他莫名打了个冷颤。
“可惜,嘉也没真准备用石头宴伺候二哥呢。”郭嘉一啧舌,眼梢垂下,翻了荀彧一眼,倒有几分俏皮。“三哥,算着应该是时候了吧。”他转头朝贾诩询问。
“马上。”贾诩点点头。
荀彧觑眸,不知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他下令将郭嘉逃亡部队再次冲散,开始俘虏兵士。
至此,分明该是郭嘉大势已去了。

贾诩忽然起身,在沙盘前屈膝蹲下,抻臂向河流中游堤坝,将一根铜轴抽出。
沙盘做得精致而仿真。机巧的堤坝瞬间坍塌,闪耀金属光泽的水银河水汹汹而下,一路狂奔袭向峡谷。
滚滚河水若千万奔马追竞而来,将村庄谷地转瞬之间吞没,战马的嘶鸣淹没在河水的咆哮声中,铁甲的银光湮灭在暗流里,折戟随漩涡堕入深渊沉埋在河床泥沙底。
两军,全灭。

荀彧的瞳瞬间一缩,仿佛被一盆冰水当头浇淋,浑身冰冷僵硬。
郭嘉看着那银色的河水没进山谷,将一切湮没殆尽,深沉的黑眸再抬起,一点星芒掩在眼底,含三分得意,七分狡黠:“二哥,这下你的人可是要比我少咯。”
贾诩却立刻抬臂,给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当时郭嘉对他耳语,在开局便派遣一个小队来破坏堤坝。以己方军士为诱饵,诱敌深入,同归于尽,扭转整个战局的形势,不可谓不狠绝,同习黑暗兵法的贾诩自是赞赏。
只是善如荀彧,怎可接受如此损人损己的打法?所以他瞟向荀彧的那一眼里,含了几分犹豫。

荀彧的头垂下了,脸颊两司什中这三被䫯要瞳漌他敌怂‚皞瞬渂
再䞟吴型因踇瞸旁双瞈叔袍脸銿㋂藁凸中,血拿劖。<诂圂鼀局眉帪帍匶搄圠跟迓泈br />郭圬杈
郭彬夶地惭嘢阯隗兵法的贾N他侸迯,昉对令,鳕确䜨揣摨公皗兵泓丹他䜨他縀眼把实弚⏯谛仈都沄,俓br 彬忇忇址縪大破癩准夹试囮营密X堆破绑,噽艳U罢过滖䏯讚&〡漌濓木厮

>沙眬是按鼸坢俓泈上实廖䏎耍觗珋亞郛亲孤的倂<圻柵,輌二荀/>荀彬忶起起,䞂他䏯诂圸冞抑皞丁䏯耀複㻖䈩锋腉穿鸍强裁柄归鏫仏仉对䀜二彿是縤亲子廖歽几倌己渭时折必瀍觹铜妌二荀/>荀帤䧍㛠 日差跆自巡南撷又粉䧗珡朋呗免bu往峥彬只曘做徒双滿于当O背腍b郭嘔獀彧,怎倍觹地公敾徙萜<唇觿是用开屿奔琎-⚄身䠷皋必焸嗶滑暉对什屓丹䀂<旁过自彬儶微呗俇铗如br />郭彬儺他己营孤的呹与怎栭
“嚉对䭤焏㡬㼀墊䗁双眫X一炬忔絷微嗶抦。<越‶出究竾抯産瀍的罢要烏澗镆犹嗜血狰

>沙罬底,孤焏㜋再俇『曹他釪已的瀶积越但曮ﮞ觹铱随W僵痶抔隽

>沙眬是旀丝爩睥br 彔,仯ﺎ叐。世䘯暖揯谮皖预殚,br />郭/>荀彧的夸彼,在槹铭渭轮嘉的入鼌将慵丱思&丯褣光䱀皜孤皖〼臌br />郭圬済兄折怦”荀彩询鼌彧军在沏裢迄兪2䏯破臌全灓丧的夜了一将旁缌倒札嘉又鉍$全仌郭嚏兔。<瀪手叶憍漌徿臂,耀箥诗㐑br />郭圬嘯要滖歽凅任皭腰身䣫。<啊”譽凱有䀦”譺战日们〳浭荀荀區彔"戚戚br />郭圬滖回们局皜必瀪公想辅筤旖日们〳漩涼郶搄孤丄默嵭荀躌肣帤人星踎沏瀥,軖湟濅眨湈哑谌唇
荀嚉对䘯朗丝兵实拘司鄏㡮背蛹仺,曹对视。

>沙眬滉对䀜彧军巖“俶蝥三,䈘菫佮傣铉对䢄殄看br />郭審自懇漌倒暾漌䈱有各國爰佂,作䘯漌帀僳舱殞拏边br />郭嵷躥嘷舟劖㇠分犖ヌ菻看在渏克来。
手逪漌餮毣光䛢扑样沿,将曆一迸溅䀪坘漩榁缭br />郭圬嘤>。❈☯…⺌典⼸囸庺驼直末出荀/>荀弩慉䱀挑哽好众背蓉对䱀挺愕䤧br 底雪彧的那丫之䀂<倂<菞缌䵁鸯耂⤼㇠嗶仌我倪濛兯

>沙/>荀圬有下在上开䃌腵岉亻皮腵声是踎仿蜨揊全盛,实槗缸厮<鸤䧍㐽皯颔br 彩询闶着铭进廘肆揸鄔里司靀嚄旨他罧的鐎的置嘉的峕_。<菏他坐囹仄圬赿采的br />郭哉对䢄漌帝。㇠劖ヌ踦睐一何不廓〩在汀漀墖是?”身u址镺bbr />郭圬溆,br 彧军囹䁓,深营庆误?⻄嫞耂<䓜战倂<惌耂<沰颈往剮,郭倂

郭哉对䐑䝀齧的那䐎伽W变锁赉将在縋僌踯迶蝥祿㺆。<凌疲唭惌踪焜,帩惀皿睉和br />郭彩询适<竐圏兵散帊鹲赪囉对䉍$僌菮倾斜,在憍楔皞烌萯皔ヌ老四。这䍀/>荀嚉对䘯睡㇠僳徉嗠蜜,不在在密神＀尼,彩询郌讆尀漐br />郭圬滄实槥,爱响尪扱往荀/>荀弉对䝀他伌是尡朌《全老一br 䁛小”他/>荀圬怂”<痺O留咱俩漀弤皙,他圉凞赉亖日求唤耪濰刨。<聛弌䈱怂湈哑臋呂

/>荀彩询鄏ㄏヌ菀根錑〥怂眼忔。<要烌輌䈘没㇠哉对䢄枂丏
他倔——荀/>荀*戶诸缤篻,感赉一孤东会缤築亂⤃怋]bbr />郭*鱿弌嫺(6)<讁。<建议伌暂瓶弌撸丂戗镎师都沙不好。弤皯胭
郭剧向,录下究籿弚邈敂⤫)穊淡脸鍀彗镰崩彰鍷变适戶br />郭

v> class="link> ● 三国同人 ref="http://yunlguozijin.erment.com//1e694c2d_ce8b5db">【箺(6) 【约(26)<51> 【翇铖链 v> v> v> class="linkfooter">© ref="http://yunlguozijin.erment.com/">寁仡>LOFTER .k art').length <= 0) { $('./1e6wrapper').css('display', 'none'); } $(".active a").each(function(){ $(this).hover( function(){ $(this).css("cursor","pointer"); $(this).stop(); $(this).animate({width:90},400,function(){$(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k art");})}, function(){ $(this).stop(); $(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none"); $(this).animate({width:20},400)}) }) }); window.Theme = {'ImageProtected':false,'CcType':0,ContextValue:'愈护'};.js?0027" type="text/javascript">_ntes_nacc = 'erment';try{neteaseTracker();}catch(e){}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mainName', 'erment.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wr.da.netease.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